鲶六

假正经,伪文艺

【露普】[面包店店主露X花店店主普]花与面包与猫

好甜啊~

Yoriko菌_:

[脑洞来源:《面包与汤与猫咪好天气》]


[我真的爱死这本小说了!还有电视剧拍的真的超棒!]


[喵的名字我真的有认真想过哟(严肃脸]


[偶尔的小清新XD]


==============================================




东街的花店拥有爆棚的人气,因为它的店主是个帅气的德国小伙子。而在花店的对面有一家小小的面包店,他们提供好吃的面包与让你喝一次便会爱上的黑咖啡。面包店的主人是个高大的俄罗斯人,有着向日葵般温暖的笑容,以及甜腻的嗓音。


这两家店是东街的代表,来东街的客人必定会去这两家店转转,即使不买东西。


因为帅气的店主,这两家店在女性里的口碑非常不错。


两家店的店主是好友。经常有客人在买完花后,花店的店主就会极力推荐他的客人去对面的面包店买点美味的面包和一杯浓郁的黑咖啡。


一年到头,面包店里总有面包与花混合的香味。




基尔伯特其实最开始并不是特别想开一家店,他大学读的是语言,打算毕业后进入出版社当一名编辑。


不过高中的舍友却劝他放弃这个念头。


“我告诉你啊,编辑什么的真的累死人啦。要校对稿子啦,又要拼命催稿啦,有时候还要跑上跑下,说不定猝死在家里也有可能啊!”弗朗西斯无限夸大“编辑”这个职业有多么的恐怖,弗朗西斯现在在读经融,他说还不如当个市场总监什么的比较好。


“当个小白领不是不错的选择嘛!”弗朗西斯拍了拍基尔伯特的肩膀,“总之呢,我期待你放弃当编辑这个念头。”


基尔伯特直接扔给弗朗西斯两个大白眼,然后戴上眼镜继续看他的课本。


后来毕业了,在家谈起工作的话题时,父亲也说了弗朗西斯同样的话。


“你啊,从小就不细心,万一校对稿出了差错什么的该怎么办?被辞退了你就等着在街上抱着消防栓哭吧。”父亲是这样对基尔伯特说的,“你还不如学习我年轻时那样开家店多好。”


“然后差点破产,最后不得不关店从此以后就待在家里当一个无业游民。拜托,我可不想沦落到你这个程度。”基尔伯特嫌弃的甩甩手。


“你这个臭小子说话怎么这么难听,怎么不学学你弟弟……”


“得了吧,阿西让我转告你,你要是再抽烟喝酒去夜店的话他就真的不管你了。”基尔伯特看了一眼有些泄气的父亲,然后拿着他的包离开了父亲家。


最终他还是开了店,在东街。


花店是伊丽莎白——那个喜欢天竺葵、同人本以及她男朋友的暴力女的主意。


“花店可以吸引不少女孩子的注意哟!”伊丽莎白重重的拍了基尔伯特的背部一下,“同样还可以吸引男孩子。”


“好痛……你还是当心点你男朋友吧,说不定有一天他就被……”基尔伯特还没说完,伊丽莎白就瞪着眼睛看着基尔伯特,“你敢动我男朋友一下试试看,死同性恋。”


“卧槽!”




这是基尔伯特在开店前的故事。在店面装修的时候,他的店里迎来了第一位客人——一只白色的,右眼有一道伤疤的猫。


当时它真的非常的小,躲在花店积满木屑的桌子下面瑟瑟发抖。


后来它被基尔伯特收养,基尔伯特给他取名“阿普”,成了花店的吉祥物。阿普的任务是在早上吃完猫罐头后去店门口睡觉就行了,不时会有爱猫的小姑娘在花店门口停住脚步,逗弄一会儿阿普,然后进店买一点花回家。


有了阿普的存在,店的生意蒸蒸日上。




与伊凡的相识也是因为阿普。对面面包店的主人伊凡也养着一只猫,不知怎么的阿普和伊凡的猫“露西亚”成为了好朋友,这使得两只猫的主人也开始渐渐熟络,最终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友。


伊凡有时候闲的没事会来基尔伯特的店里坐坐,和基尔伯特谈论谈论娱乐圈的八卦,然后离开的时候买上两三支花把它们插在店里。


基尔伯特有时也会去伊凡的店里吃午饭。


浓郁的黑咖啡搭配着简单的火腿蛋三明治。




伊凡这个俄罗斯人很好相处,基尔伯特很喜欢和他呆在一起的。有时候下午不想开店了,基尔伯特就在门口挂上“暂停营业”的小木牌,然后带着阿普从面包店后的后门偷偷溜进伊凡的家(伊凡住在店铺的二楼),基尔伯特会在二楼抱着伊凡的猫玩一会又或是偷偷翻找伊凡的冰箱,看他在冰箱里放了什么。


但是每次都会被伊凡当场抓住。


“下次来的时候和我打声招呼嘛。”伊凡一面抱怨,一面去厨房给基尔伯特泡红茶。


“给你一个小惊喜不挺好的吗?”基尔伯特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着伊凡的背影,龇着牙笑道。


“好是好,但是会被吓死的啊。我会以为是小偷进来了。”伊凡将茶端到基尔伯特的面前然后坐在他身边叹气。


即使伊凡说了无数次,基尔伯特第二次还会照旧。


最后伊凡也懒得去说基尔伯特,每次看到玄关处乱放的鞋子的时候,伊凡总是会帮他把鞋子放进鞋柜里,然后把刚刚出炉的热面包拿进客厅给基尔伯特吃。


“味道还好吗?”伊凡会这样问基尔伯特。


“嗯……有点怪啊味道,你自己尝尝。”基尔伯特总会皱着眉,掰下一点面包把它们塞进伊凡的嘴里。


“不是挺好吃的嘛?”伊凡知道自己上当受骗后会弹一下基尔伯特的脑门,然后抢过基尔伯特手里剩下的面包塞进嘴里。


“你这个俄罗斯蠢熊!把面包还给我啊啊啊啊啊!”


“不是你说不好吃的嘛!”


这样的相处模式真的很不错,不是吗?




阿普和露西亚喜欢饭后在地毯上打滚,其实这一开始只是阿普的习惯,后来露西亚和它相处久了也有了这个奇怪的小习惯。


到了脱毛的季节时,地毯上沾满了猫毛,打扫起来各种费神,这让基尔伯特很是抓狂,那段时间他直接把阿普扔到了伊凡家,各种不让那只可怜的猫回家。后来阿普也懒得回去了,就赖在伊凡家里,赶也赶不走。




“哎?今天阿普怎么不在家?”某天来店里买花的小姑娘没有在门口看到晒太阳的阿普,有些奇怪的问店主。


“大概去看男朋友了吧。”基尔伯特哈哈笑着,然后将包好的花递给一脸疑惑的小姑娘。


“是吗。”小姑娘看看基尔伯特,拿着花就走了,出门后她进了对面的面包店去买了两个甜甜圈,但是不久她又匆匆跑了回来。


“那个……拜耳修米特先生,你家的猫在布拉金斯基先生的店里……”


“啊,我知道了。”基尔伯特敷衍的应了一句,然后继续他手上的活。


“所以……拜耳修米特先生是在与布拉金斯基先生交往吗?”小姑娘沉默了很久,最终鼓起勇气这样问他,“你们的猫现在都在一起了什么的。”


“诶诶诶诶!你在瞎想什么呀……不是那样的!”基尔伯特停下了手中的活慌忙解释道。


“但是先生你的脸好红。”小姑娘还在这样发问。


“啊啊,那是因为天气太热了啊!”


送走奇怪的姑娘后,基尔伯特直接发了条语音给伊凡。


“本大爷的客人认为本大爷是同性恋者什么的想想都是你的错吧!”


基尔伯特的脸真的非常红,他捏着手机不停的在花店里踱步。


直到伊凡回了语音。


“为什么怪我啊?”有些委屈的语气让基尔伯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怕自己等会说什么会把伊凡惹哭。


接下去的这条语音,让基尔伯特恨不得直接冲到对面把伊凡的店砸掉。


“再说原来你不是同性恋者啊?”




托那个姑娘的福,越来越多的女性来到东街,就是为了看看基尔伯特和伊凡。


甚至不常露面的伊丽莎白也带着她的男朋友跑来凑热闹。


“听说你俩在一起了?”伊丽莎白坐在伊凡的面包店里笑盈盈的发问。


“没有啊。”伊凡同样笑着帮伊丽莎白把咖啡满上。


“我和你说,如果喜欢基尔伯特的话,赶紧追!”伊丽莎白一拍桌子,吓得她的男朋友抖了抖。


基尔伯特和伊凡都有些尴尬,而躺在地上的阿普与露西亚打着哈欠翻了个身继续睡。


他们的谈话结束在下午五点,伊丽莎白和她男朋友离开后,基尔伯特也打算抱着阿普回店里去。


“那个,要不要留下来吃个晚饭呢?”伊凡邀请着。


基尔伯特有些犹豫,但是阿普却挠了挠基尔伯特的袖子让他留下来。


晚饭很简单,三个菜和一碗罗宋汤。阿普和露西亚早就饿了,两只猫坐在地板上使劲叫唤,伊凡一面说着“好啦好啦,吃饭吃饭”一面从纸箱子里找出两个猫罐头。


“嘛,今天阿普你的主人也在,所以我们都吃顿好的。”伊凡将便宜的罐头放回了纸箱子里,又拿出两个贵一点的罐头。


将罐头里的肉糜倒入盘子里后,两只猫迫不及待的上前去吃它们。


基尔伯特坐在椅子上看着两只猫和蹲在那边的伊凡,忍不住笑出声来。


伊凡看了一眼基尔伯特,然后也入了座。


这是基尔伯特第一次吃到伊凡做的饭菜。很美味,就像伊凡做的那些面包一样。


“你真的很厉害啊,即会做面包,而且做饭也超棒。”基尔伯特忍不住感叹起来。


“都是些皮毛,我姐姐比我厉害很多。”伊凡咬着叉子笑了笑。


“是吗?啊啊,哪个姑娘要是嫁给你就幸福了!”基尔伯特放下叉子一本正经的说。


“那你嫁给我好了。”伊凡这样说着,然后他发现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于是立刻解释道,“开玩笑的。”




花店和面包店的生意还是那么的兴隆。不少女性顾客也不再拿基尔伯特和伊凡开玩笑了,她们会到基尔伯特的店里挑选好看的花,要么送给恋人,要么送给亲人或是朋友。出了花店后再去面包店买几个面包搭配着黑咖啡当做下午茶或是单纯的午饭。


阳光灿烂的时候,基尔伯特会搬着他的小躺椅到花店门口晒个太阳。阿普躺在他身上打着呼噜的模样十分可爱。


躺在躺椅上看着对面忙碌的伊凡是一种享受,有时候就这样看着看着便会睡着,等醒来的时候身上总是会被盖上毯子或是大衣。


那些都是伊凡的东西。


阿普与露西亚在街道上面玩耍,偶尔飞过的几只蝴蝶会让他们异常兴奋。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又会飞一样的跑回各自的主人那里。


好天气让人的心情格外的愉悦。




花店和面包店的故事就是这样平平淡淡的。


直到那天。


基尔伯特那天醒的很早,因为他要给花店门口新来的那些花浇个水。结果在推开门后却看到伊凡站在店的门口。


“早啊。”基尔伯特和他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他就绕开了伊凡,去浇花了。


“那个……我烤了姜饼人,你要不要吃点?”伊凡问基尔伯特。


“啊啊,好啊,谢谢。”基尔伯特结果那一袋姜饼人,然后继续给他的花浇水。伊凡已经回到自己的店里去忙活了。


基尔伯特浇完花后,就坐在店里把那个袋子小心翼翼的拆开。


伊凡做的姜饼人非常可爱,这让基尔伯特有些不忍心吃掉他们。但是如果吃了一个的话,大概就停不下来了。


阿普跳上了桌子,用鼻子嗅了嗅姜饼人的袋子,然后朝着基尔伯特看了一眼。


“知道啦知道啦,给你吃。”基尔伯特将剩下的姜饼人掰开,然后把它们倒进了阿普的盆子里。但是随着姜饼人倒出的,还有一张小小的纸条。


赶在阿普吃掉它之前,基尔伯特捡起了那张纸条。




致基尔:


姜饼人还好吃吗?花了很久的时间烤出来的,有一些貌似烤糊了。


那个,我想对基尔你说一些事情。


谢谢你的猫让我们可以认识。当初你在装修店铺的时候我已经有些注意到你了。因为你总是和工人们打成一片,又或是一个人抱着猫在门口玩。


你是个很有趣的人,所以我很喜欢和你待在一起。


真的非常喜欢。


我希望你在看到 下面那句话的时候不要讨厌我。


我爱你。


不带有任何修饰的。




PS:我能请你吃晚饭吗?就今晚。


伊凡.布拉金斯基




从来没有想过对方会喜欢他或是爱他的这件事。


基尔伯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店铺。伊凡正在和一对买面包的小情侣聊天。当情侣出了的伊凡的店门后,他们拐进了基尔伯特的店。


“先生,请问你们这儿有向日葵吗?”女孩这样问基尔伯特。


“啊,有的,不过买向日葵的人还真是少见呢。”


“不不不,是对面店铺的布拉金斯基先生要买的,他说现在走不开,就请我们帮他买一下,说要送给一个叫基尔伯特的人。”男生也接话道。


 “诶……”基尔伯特有些尴尬的回过头,“对面那家店的店主脑回路有些问题,你们不用听他的,真的。”


“不,布拉金斯基先生多送了我们两个甜甜圈,所以我们得帮他买花。”女孩这样说着捂着嘴笑了出来,“不过说来也真是有趣,布拉金斯基居然是个特别喜欢向日葵的人。”


“是吗?”基尔伯特一边把花包装起来,一边朝着外面看去。露西亚跑来店门口和阿普玩了,两只猫面对面坐着,拍拍对方的爪子又或是绕绕对方的耳朵,和谐的不像话。


“门口两只猫是你的吗?”女孩子的注意力被两只猫吸引,她放开了牵着男朋友的手,走到门边去看,“好可爱啊。”


“啊啊,那只棕色的是布拉金斯基的。”基尔伯特将花递给男生,然后对着女孩说,“他们两个是很好的朋友。”


不知道露西亚怎么惹到阿普了,阿普直接一爪子拍在了露西亚的脸上,被这么一拍,露西亚撇过脸,“呜呜”的叫着。


“嘛……时常打架也是挺让人苦恼的。”基尔伯特抓抓头发,然后将两个客人送了出去。


基尔伯特看着他们将花递给伊凡,然后手牵手离开的样子倒有些羡慕。现在伊凡的店很空,只有伊凡一个人坐在店里看书。基尔伯特决定稍微去打扰一样。


他走上二楼,在厨房的冰箱里找有没有甜的东西能给伊凡送去。结果找来找去只找到了上个星期买回家结果忘记吃掉的冰淇淋。


“这么一小盒不知道够不够两个人吃。”基尔伯特有些苦恼,他喜欢吃甜食但是却不会做甜品,家里的甜食现在只有那一小盒的冰淇淋。


“算了算了,就将就一下好了。”基尔伯特将冰淇淋放进袋子里,然后走下楼出了店门。


阿普和露西亚跟在基尔伯特的身后一起去了伊凡的面包店。


随着门上挂着的风铃响起,伊凡一边说着:“欢迎光临。”一边抬头看向门口。


“诶?你今天怎么走正门了?”伊凡有些吃惊。


“没什么……冰淇淋吃不吃?算是谢谢你给我送姜饼人的谢礼……还有,纸条我看到了。”基尔伯特说的有些别扭,他伸着手让伊凡结果他的袋子,然后一屁股坐在了靠窗的位子边。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那个……你会不会讨厌?”伊凡小心翼翼的发问。


“该怎么说……”基尔伯特的脸有点红,他把脸转向窗外,让阳光照在自己的脸上,“我不讨厌你请我吃顿饭什么的……我是说……如果是你跟我这么说的话,我其实还是可以接受的。”


伊凡看着基尔伯特,有些幸福的笑起来,他坐到基尔伯特的对面,打开了那盒冰淇淋。然后尝了一口。


“很好吃。”伊凡对着基尔伯特说。


“废话,这可是本大爷最喜欢的牌子。”基尔伯特撑着头看着外面。


“基尔要吃吗?”伊凡问道。


“废话。”


“那你闭上眼睛。”伊凡对着基尔伯特说。


“哈?”基尔伯特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向伊凡,然后他把眼睛闭上了,“你要干什么啊?”


有什么东西贴上了基尔伯特的嘴唇,随后又有什么冰冰的东西被送入了基尔伯特的嘴里,浓郁的奶香味让基尔伯特知道那是什么,微微睁开眼睛看到了他眼前闭着眼睛的伊凡。


伊凡的吻很温柔,这让基尔伯特感到非常舒服,他有些享受的再次闭上眼睛。口中的冰淇淋已经融化了,变得温热起来,伊凡结束了这个缠绵的吻,再次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基尔伯特红着脸咽下融化的冰淇淋,然后有些生气的瞪着伊凡。


“抱歉抱歉。”伊凡笑着将冰淇淋的勺子递给基尔伯特,“你真的好可爱。”


“滚蛋吧,脑回路不正常的蠢货俄罗斯人。”基尔伯特接过冰淇淋,一边吃一边骂。


“晚饭想去吃什么?”


“德国菜!”


阿普趴在露西亚的身上,两只猫就这样安详的睡着。




东街的花店与面包店拥有爆棚的人气,大多数的客户都是女性。


花店的店主与面包店的店主正式开始交往了,来买花的姑娘有时忘记去买点面包的时候,花店的店主便会提醒她:“去对面买点面包吧,不然那家伙这个月的财收入又要比我低了。”


来买花与面包的人中也多了些他们的熟人。


他们会在两家店打烊后聚在花店的楼上或是面包店的楼上喝酒聊天。开着两人的玩笑或是起哄让他俩亲一个。


阿普和露西亚在厨房里吃着猫罐头,不时对着对方叫唤两声或是用爪子拍拍对方。




花店与面包店的故事还在继续,基尔伯特与伊凡的故事也还没有结束。


鲜花搭配着面包,与爱人及猫坐在一起晒太阳,这难道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吗?



评论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