鲶六

假正经,伪文艺

【露普】[温馨三十题]Our story begins 05

好萌qwq

Yoriko菌_:

[晚到的五更]


[第二题侧重于花夫妇]


[匆匆忙忙的产出来]


[糖的质量越来越差系列]


==========================


[Ten clasp/十指相扣]


在德国的日子好像总是那么井井有条。几点起床几点睡觉都好想成了固定的事情。


待在德国的时候为了打发时间以及找点灵感,伊凡决定找个工作。


“找工作?就你?”基尔伯特在吃早饭的时候上下打量了伊凡一番,最后他摇摇头,“你除了会写东西会做饭会打扫还能干什么?”


“我以前可以在便利店打过工的。”


“哦哟,看不出你居然还打过工。”基尔伯特惊叹的拍了拍伊凡的肩,这惹得一边的爱丽丝咯咯笑起来。


“如果伊凡哥哥你真的想打零工的话,要不要试着去做宣传。”路德维希对着伊凡一本正经的说道。


“做宣传?听起来不错。”伊凡点点头。


 


路德维希所谓的做宣传,就是穿着玩偶的衣服站在大街上发传单。


伊凡穿着厚厚的玩偶服,站在闹市区前捧着一堆传单。而基尔伯特则站在他身边,一边大笑一边用手机拍着照。


“你这个样子好蠢啊Kesesesese!本大爷要发脸书。”基尔伯特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自己的脸书主页,伊凡现在看不清基尔伯特的方向,他只能通过小小的缝隙看到外面,玩偶服里闷热异常,没多久伊凡就像浸在水里一样。


发传单是件技术活,虽然穿着很可爱,但是街上并没有多少人会接过伊凡递上的传单,大多是匆匆扫一眼后就对着伊凡摆摆手离开。


加上一边有个捣乱的基尔伯特,这传单更是不好发。


为了让自己的传单尽早发完,伊凡决定把一边捣乱的基尔伯特赶走。


 


基尔伯特站在一边玩手机,然后他的头被人拍了拍。当基尔伯特抬起头后,他看到了一张很大的熊脸。


伊凡站在基尔伯特的面前,踢了踢基尔伯特的膝盖。因为玩偶服质地很软的缘故,基尔伯特一点也没感受到痛,他反而觉得伊凡很莫名其妙。


“你他妈在干什么啊?”基尔伯特问道,“犯蠢吗?”


伊凡没回答,他把基尔伯特的手机一把夺过后关机捏在手里。


“卧槽,你干什么。”见伊凡没有丝毫把手机还给自己的意思,基尔伯特就有些恼火,他把伊凡的头套摘下来后捏住他的脸对他说,“找死吗。”


“基尔你在我身边捣乱我都没办法好好工作了。”伊凡含糊的对基尔伯特说道,“你自己找地方去玩啦,你在我身边我都没办法好好工作了。”


基尔伯特听到伊凡这么说就放开了他,伊凡把手机还给基尔伯特后,基尔伯特白了伊凡一眼走开了。


见基尔伯特走开,伊凡心里有些不痛快,但是一想到自己可以好好工作了,也就没多想。


下午1:40,伊凡的最后一张传单终于发完了。他去更衣室里换下衣服,领了工钱后打电话给基尔伯特。


但是没有人接。


“又生气了么?”伊凡无奈的给基尔伯特留了言,他穿好鞋子后走出那家店,在店门口,伊凡看到了提着袋子的基尔伯特。


见伊凡走出来了,基尔伯特把袋子递给他。


“这是什么?”伊凡有些好奇的问。


“蛋糕,本大爷赏给你的。”基尔伯特别过头去,“那个草莓的给本大爷留着。那是本大爷的。”


伊凡笑着摸了摸基尔伯特的头,对他说了一句谢谢后想要搂着基尔伯特回家,但是却被基尔伯特拒绝了。


“诶?”伊凡有些不明白基尔伯特为什么这样。


“牵着。”基尔伯特伸出手对着伊凡说,“一身汗还想让本大爷离你近点?门都没有。”


伊凡这次笑得更加开心了,他牵住基尔伯特的手和他往家的方向走去。


十指相扣,谁也无法将他们分开。


 


[Two Quartets/二重奏]


对于家里多了两个寄居者,路德维希开始的那几天还是能接受的,但是渐渐的,他有些不大耐烦了。


他与爱丽丝的订婚仪式已经举行完了,但是基尔伯特和伊凡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嗯?什么时候回去?再等两天吧,慢慢来没关系。”每次路德维希这样问基尔伯特的时候,对方总是懒洋洋的回答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询问过爱丽丝的意见,他以为爱丽丝会对他哥哥他们的暂住表示不满,但是结果出乎意料。


爱丽丝并没有不满,而且她很开心家里多了两个人。她觉得家里人越多越热闹,每天晚上她都会在客厅里和基尔伯特打游戏又或是和伊凡一起看电影又或是和两个人一起玩牌。


完全冷落了路德维希。


为什么不带着路德维希玩?


因为他是家里唯一一个会做饭的人,每次当他在做饭的时候,客厅就能传来爱丽丝他们的笑声。


路德维希憔悴的不少。


 


在路德维希家住了一个星期后,基尔伯特和伊凡决定回纽约了。


在回去的前一晚,基尔伯特和伊凡决定给路德维希一个惊喜。


路德维希在意大利留学的时候写了不少曲子,其中有不少是给爱丽丝的。只不过路德维希从小就有害羞的毛病,那些歌他从来没有拿给爱丽丝看过。


歌是基尔伯特在来德国的第二天从路德维希房间的箱子里找到的,再找到歌后他和伊凡一商量决定给路德维希一个表现的机会。


根据路德维希谱的曲子,基尔伯特和伊凡总是趁着路德维希和爱丽丝出去的那会儿联系吉他。


幸好家里有吉他,不然这歌请唱出来会让路德维希更尴尬的。


伊凡并不会弹吉他,但是基尔伯特是个好老师,虽然教他的时候总是很不耐烦,但是伊凡每次听基尔伯特说完后就可以准确的把音弹奏出来。


 


那天晚上,伊凡偷偷拉着路德维希上了二楼,然后他把歌谱拿给路德维希看。


“你哥哥找到了这个。”


路德维希震惊不已,他看了看伊凡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唱给爱丽丝听吗?”伊凡问道。


“不,我做不到。”路德维希摆摆手,“那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伊凡拍了拍路德维希的肩,“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像你哥哥那么顽固的家伙现在都和我结婚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吗?”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伊凡给基尔伯特发了一个消息告诉他路德维希答应了。基尔伯特把消息删掉后让爱丽丝在客厅坐一会儿,他要上楼去拿点东西。


爱丽丝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舀着冰淇淋吃,而这个时候从二楼传来吉他的声音。爱丽丝把视线移到楼梯口,看到了背着吉他的基尔伯特和伊凡。而他们身后站着戴着帽子的路德维希。


基尔伯特和伊凡弹着吉他给路德维希让开一条路,路德维希走下楼梯,走到爱丽丝面前对着她唱起他学生时代那些写给她的歌。


这是路德维希第一次对着爱丽丝唱歌,爱丽丝除了惊喜,想不到别的词来形容现在的心情。


基尔伯特和伊凡站在一起,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伊凡的吉他声渐渐弱了下去,而等路德维希唱完后,基尔伯特也停止了弹奏。


“本大爷给你们俩一点私人时间吧,”基尔伯特对着路德维希说,“阿西别太死板了啊。”


 


和伊凡离开后,基尔伯特和他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基尔伯特玩手机,伊凡喝可乐。


“蠢熊。”


“嗯?”


“可乐。”


伊凡把可乐递给基尔伯特,基尔伯特将可乐喝完后把空罐子还给伊凡。


“蠢熊。”


“嗯?”


“本大爷想再谈一次恋爱。”


“那我们会纽约后再谈一次恋爱吧。”


 


[When I cry/哭泣时覆上眼的手]


 


回到纽约后的日子依旧是那么单调,基尔伯特去咖啡店上班,伊凡在家写稿。


两只猫自从去了弗朗西斯家后,回来性情就变了不少。阿普现在是便宜的猫粮就不吃,露西亚则是在五点时就必须出门去散步。


“你对我们家猫做了什么!”基尔伯特在回去上班后的第一天就扯着弗朗西斯的衣领对他吼道,“你这个色青裸奔狂对本大爷的猫做了什么!”


“哥哥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养猫而已啊,你不觉得阿普和露西亚的毛色变得好看了不少吗?”弗朗西斯说道。


“这倒是……”


的确,因为弗朗西斯,家里猫的毛色已经和之前不一样了。


但是也因为弗朗西斯的缘故,猫的口味越来越挑剔。


有时候就连水也必须用矿泉水才行。


开始他们还会购买昂贵的猫粮回家,可是时间一长,他们缴械投降了。


基尔伯特没有时间带露西亚出门散步,虽然露西亚可以自己出去,但是因为在弗朗西斯家习惯了溜猫绳的关系,它总是会咬着绳子让人带它出去。伊凡写稿的时候根本不会理睬露西亚,所以露西亚把家里的皮沙发挠的面目全非。


阿普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主,它喜欢看着露西亚被伊凡抓住后暴打的场面,而在看完热闹后发现自己的晚餐是普通猫粮后,它就会愤怒的打翻食盆,然后跳上桌子在笔记本电脑上乱踩一通,趁伊凡回来前赶紧溜走。


伊凡快被两只猫逼疯了,一开始就不是特别喜欢他们,而现在可以说是更讨厌了。


 


“晚饭吃什么?”基尔伯特回家后将矿泉水倒在水槽里喂给露西亚喝。


“红酒烩牛肉。”伊凡坐在电脑前修复文件,厨房里的食材还没有动过。


“你不去做饭?”基尔伯特看着伊凡。


“马上,这个文件修复好。基尔能帮我去把洋葱切了吗?”


基尔伯特根本不想去干这些事情,但是现在他没有事情可做,所以他难得答应了伊凡。


基尔伯特实在不喜欢切洋葱,每一次切洋葱都会弄得他眼睛难受。


清洗完洋葱后他把它们放在砧板上面,一刀切下去后辣意刺激到了眼睛,基尔伯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里流出来。


“卧槽,纸巾放在哪里了。”闭上眼睛想要缓解辣意,但是一点用也没有。


闭着眼睛找纸巾,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反而将放在桌子上的塑料杯给碰掉了。


伊凡的文件还没有修复完,但是他听到厨房的动静后直接不去管电脑了。走进厨房后用手覆上基尔伯特的眼睛。他将纸巾拿在手里帮基尔伯特把眼泪擦掉。现在基尔伯特好受多了,慢慢把眼睛睁开。


“基尔你哭的好惨。”伊凡对着基尔伯特笑道。


“本大爷是被辣的,操。”基尔伯特抽抽鼻子把纸巾扔进垃圾桶里。


“用纸巾堵住鼻子会好受点。”伊凡捋了捋基尔伯特的头发,让他的头靠着自己的肩,“别哭了。”


“都说本大爷只是被辣到了!你听不懂吗!”基尔伯特锤了锤伊凡的背。


“即使只是单纯的被辣到,我也不希望基尔哭,这样我会很难受的。”伊凡拍了拍基尔伯特的背,“下次不会让小基尔哭了。我保证。”


虽然觉得伊凡很莫名其妙,但是基尔伯特还是配合的对他说道:“好。”


 

评论

热度(34)

  1. 鲶六Yoriko_ 转载了此文字
    好萌qwq